数字时代,人人都是裸奔者

2017-08-16 10:58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不久前,阿里巴巴旗下的菜鸟网络与快递公司顺丰之间爆发数据之争,不过那是企业之间的数据交换,普通用户很难有直接的感受,虽然那些数据可能是对每个人来说极为重要的个人隐私数据。近日,微博和头条号之间也爆发数据之争,微博声明中引述之前的判例说:根据2016年“微博诉脉脉不正当竞争一案”,第三方获得微博用户数据以及微博信息内容,需要获得微博平台授权,否则将被视为不正当竞争。

  按过去的惯例,我们购买硬件设备,通常并没有赋予它获取数据、推送广告的权利。相对而言,我们在免费接受互联网产品服务时,则缺省与互联网公司共享数据。我们的行为里面,其实有一个隐含假设,获得我们个人数据的互联网公司,有责任保障数据安全,也有责任保护我们的数据利益,当然我们也知道,它们这么做也是保障它们自己的利益。

  平台之间关于数据的争议未来还会有很多,这固然是因为,现在平台视数据为资源,甚至有说法“数据是石油”,也就是新的能源,也是因为,当平台收集用户的数据之后,就承担着一个重要的责任——— 它要保障数据的安全,它应代替我们保障我们的利益。作为用户,我们很难与平台对抗,除了在大数据环境中保持应有的谨慎之外,我们只能选择自己能信任的平台,而觉得平台不可信任时则选择用脚投票。

  随着越来越多的个人信息数字化,每一次数据之争,都提示我们思考:我们如何保护我们自己的数据。在我看来,我们的数据可以分成几层:综合性的数据实际上并没有与个人直接一对一联系起来,其中争议的焦点是,用户是否授权厂商获取与使用。

  中间一层是跟个人直接相关的数据,明确到具体用户。这一层常爆发更多的争议,既有公司之间的,也有用户与平台之间的。比如社交网站脸谱网在2007年试图推出名为“B eacon”的广告系统,在全球引发巨大争议,不得不暂停。今天,各种移动应用收集和使用的数据远超过当年,但用户却不假思索地公开自己的信息。我们在社交网络上留下痕迹,也发布自己的地点信息,也习惯了新闻A PP根据我们的数据来推送信息。

  最基础一层是个人的身份信息、通信、金融等信息,这些信息的泄露会导致非常严重的问题。去年,大学生徐玉玉遭遇电话诈骗骗走学费、心脏骤停死亡的悲剧,一个根本原因是个人的重要信息被泄露了,让骗子定点作案。近期,关于倒卖公民个人信息获刑的报道增多,比如8月初有杭州的某电商客服人员倒卖含用户隐私的Cookie信息被判刑两年六个月,7月广东肇庆有人购买网络个人信息被判刑。近年来此类判例增多是因为刑法于2009年增设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确,这个层面的个人信息需要由法律来作为最后的安全防线。

  在数字时代,我们每个人都变成了透明人,自己的各种各样的数据存在于数字世界里。我们有太多的个人信息已经数字化,部分存在于公开的互联网,部分存在于数据库。趋势又难以阻挡:我们几乎不假思索地让渡数据,以获得便利。在互联网上,我们可能都是透明的,缺乏有效的工具来保护自己。

  在数字时代,每个人面对的新挑战是,有些看似无用的信息,如果被恶意使用,寻找相关性,同样带来极其严重的问题。比如我们的即时通讯信息中往往会包括很多我们的个人信息,比如何时去哪里、私事安排等等。这类聊天是否包含在现有的关于个人信息的法律保护范围之内,暂时还没有定论。

  在数字时代,每个人都面临着严峻的个人数据的挑战。我们要尽量保护好自己的信息、尽量少在互联网上公开泄露个人信息,但这远不够。我们固然要相信信息监管进步、选择值得信任的平台,也要注重谨慎保护自身的数据,更要冷静地看待平台。即便是我们信任的平台,我们也不得不假设它也有作恶的可能性,或者它有可能失责让人盗走数据。关于数据属于谁、如何保护数据、数据权利被侵犯后怎么办等等,都还没有达成共识。 (来源:南方都市报)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