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岁钱是心意,不应该是压力

2018-02-14 10:26来源: 南方都市报
调整字体

  除夕将至,在不少地方,无论你婚否,只要工作了,都要给家里的孩子们发压岁钱,数额还不少。2月12日,某记账理财APP根据其记账数据公布了一份全国压岁钱行情地图,显示福建、浙江、北京成为压岁钱支出水平最高的地区,福建孩子收到的平均单个压岁钱红包高达3500元。而对广东的大人来说,荷包压力要小不少。新一年回单位上班,广东老板和已婚同事会“派利是”,大多都是5-20元,直属领导或随机抽的,可能会包50-100元。(昨日《南方都市报》)

  前几天,我刚写过文章提及春节并非总是喜悦的,对一部分人来说,可谓是个“艰难的时刻”,有一列诸如有没有对象、何时买房、年薪多少的“终极之问”在等着。结果,对一切无所谓的心态还是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原来还有个压岁钱的问题。不知推出这个“压岁钱行情地图”的记账软件,其数据来源和分析是否准确,但我看了一些跟帖,不少人为压岁钱所困是真事———不同的亲戚孩子给多少,什么时候给,几乎每个问题都可以上知乎开讨论帖。在一些省份和地区,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也确实有发大红包的习惯。一句话,孩子挺高兴,大人很忧伤。

  作为民俗文化之一种,压岁钱的问题自然不是一句移风易俗就能转变的。作为一名成年人,我也不赞成身边朋友这么干。凭什么我们小时候兴高采烈地等过年,然后瞄着大人的脸色,就等他们临别之际往自己口袋里塞红包,然后回声“谢谢”一路小跑……等我们长大了,就呼吁要对此进行改变?这多少有点残忍,虽然我见过很多这样的父母,小时候不被允许看电视就骂娘,当了娘却也不让孩子看电视。当然,小时候收的那些压岁钱并不能占为己有,以我为例,不知多少次听母亲说“这钱给我先帮你收着”。然后你懂的,就没有然后了……

  从出发点观之,各地压岁钱所承载的东西大致类似,晚辈给长辈也好,成年人发给孩子也好,都是一种祝福和期待,并不因额度有别而存在太大差异。只有红包数额过大,动辄数千上万元,超出彼此的承受和回报能力,特别是回报能力,才不值得提倡。并且过大的红包容易构成某种无声的攀比。这就真正值得警醒,在年味渐淡的当下,与没日没夜的聚会赌博和无休无止的“斗酒”一样,用压岁钱来体现自身财务能力,都有让春节恶俗化的可能。发压岁钱者有心,拿的人更看在眼前。但亲朋好友之间,一年难得一见,终归是多少钱也买不来的。

  至于部分广东人之间为网友所称道的“派利是”,5元、10元钱来一封,一封不够就给两封。身处其中,区别于在老家,无论婚前婚后,我都能感到一身愉悦和轻松。这样表心意,真正是“礼轻情意重”,不为难他人,更不为难自己。所谓自在,就是这样吧。除了羡慕,我想不出外地朋友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责编:叶讳丽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