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向春运”,见证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2018-02-06 11:00来源: 南方都市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一家旅行网站发布的《2018年春节旅游趋势报告》显示,国人越来越习惯以旅行的方式度过农历新年,并出现了一个新名词“反向春运”。所谓“反向春运”,简单地说,就是以往在大城市工作的人,不再返乡陪父母过年,而是把父母接到北上广深等大城市,陪父母过一个城市年。

  这是一个让人特别开心的新闻,因为它让多年来无解的、让人困惑焦虑的、表面温馨背后沉重的返乡过年问题,有了迎刃而解的迹象。

  谈到过年,在北上广深工作的人,都有一本难言的账。机票、火车票难买,自驾长途劳累,回乡要面临亲友的终极三大问“收入多少?有对象没?买房没?”,起码两个月以上的收入要用于送礼发红包……年难过,成为漂在大城市的人们难言的苦痛。而现在,把父母接到自己工作的城市过年,省心省力,何乐而不为?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多少年来,这句俗话已经成为一种无法摆脱的道德负担。在外闯荡的人,如果过年不回家,虽然听不到亲朋好友乡邻们的谴责,但是内心的自我加压,就足以让一个人无法承受。那些每年拥挤在回乡路上的人,他们有强烈的想要见到父母的愿望,可谁能懂他们内心的仓皇?

  而现在,“反向春运”减轻了运输部门的压力,腾挪出了珍贵的春运空间,也节省了混在大城市的人的开支。以“旅行”取代传统意义上的“团聚”,这是一个具有颠覆性质的现象。一方面,传统性质的返乡过春节、借春节寻根概念,将遭受巨大的挑战。另一方面,更符合现代人价值观的在别人的城市“阖家团圆”,将有可能成为一种潮流、一种生活方式。可能在刚兴起的几年,不会太过普遍,一旦人们意识到“反向春运”的好处与妙处,这种生活方式将会以摧枯拉朽的速度,成为一种新的过年方式。

  其实,即便“反向春运”不出现,传统的过年方式也已经摇摇欲坠。这是因为,大量村庄的萎缩,农村人向城市的靠拢,城乡生活差距的缩短,这些变化都在改变着传统过年方式。以前讲究年夜饭要在家包饺子,现在五星酒店除夕夜一桌难求;以前讲究过年要窝在家里,现在春节期间出国的机票价格直线上涨……在这样的背景下,“反向春运”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潮流。

  “反向春运”对人际关系的冲击也值得深思。以往的返乡过年,不仅是与父母团聚,也是与乡邻、同学、朋友相聚,不仅讲感情,也讲实力比拼。而“反向春运”,彻底地将人际关系打回原形。在城市,“我只对生我的人以及我生的人负责”,明确了血缘关系才是最重要的人际关系,除此之外,城市人已经不太受功利化人际关系的绑架。所以,春节只要能与父母子女在一起,就能够满足人们最大的情感需求。

  这是一种进步,是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文明进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这不是冷漠,而是人们越来越重视内心感受、追求舒适生活的体现,换句话甚至也可以说,如果没有“反向春运”这个现象,中国就不算真正进入中产社会———如果人人都还被捆绑在过去的习俗之上无力摆脱,人们就无法真正地拥有专属于自己的内心。

  期待未来的“反向春运”,能够有更好的前景,直到有一天,独具中国特色的“春运大战”,能够偃旗息鼓,所有人都能拥有一个轻松、祥和、团圆、美满的春节。

责编:叶讳丽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