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多一些葛宇路不是坏事

2017-11-10 11:37来源: 光明网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逃离北上广”几乎每年都会成为新闻,通常讲的是群体现象,不是个体选择。但葛宇路却是一个例外。最近有媒体报道了这个普通毕业生离开北京的故事,充分说明“葛宇路”这三个字已具备自带流量的性质。葛宇路的持续被关注,并不仅是为了那个已被“取消”的路名,而是想从葛宇路及“葛宇路们”的生活状态,来反观社会对此类群体的包容程度。

  葛宇路是中央美术学院2014级硕士研究生,因为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北京的一条道路而走红。对于搞艺术的人来说,出名应该不算坏事。但出名之后,葛宇路却比较倒霉。他在北京的工作丢了,回到老家之后似乎混的也不好,最近正想着应聘保安或者去送外卖。

  报道里没有明确提到葛宇路丢工作的原因,看起来命名“葛宇路”与丢工作之间只有松散的因果链:“葛宇路”事件曝光后,葛宇路成为网络红人,导致他之前受到央美处分的事被报道,进而聘用他的那家高校下了逐客令。据央美官方声明,处分葛宇路与私自命名道路无关,而是基于他通过微信公众平台发布在教学楼旗杆上放置不雅物图片和视频的行为作出的。

  但不管怎样,葛宇路早已显示出他不安分的本性,这种不安分仅仅是一种艺术上的特立独行,因而我们也没必要轻易得出“特立独行者被社会扼杀”之类的结论。现在毕竟是多元化的时代,被一家用人单位拒绝,不值得大惊小怪。如果解聘事件中存在不公,葛宇路还有拿起法律维权的选择。

  即使葛宇路真去做了保安,也未必会像外界想的那么惨。因为他看中的是保安与中央美院研究生这两个身份的反差,以及其中蕴涵的艺术感。人文知识分子和艺术家常常对现代商业社会发泄不满,这是由于他们所认同的价值可能很难变现。事实上,当下是有史以来社会对他们最友好的时代。在商业社会,即使本行难以谋生,找个其他生计也非难事。

  但时代友好不代表对每个人都友好。葛宇路成名之后,争议随之而来。有人称赞其富有想象力,也有人认为他的行为艺术都是胡搞。这次见他落魄,有几条网络留言被顶的很高:“经常出斜招歪招还觉得自己很艺术的逗比”“读书读傻了”“我只看到一个不求‘上进’的废人。”

  所谓不求“上进”应该是指葛宇路没找到赚钱的门路。但是一个搞艺术的人,不求所谓的“上进”似乎不奇怪,太求“上进”反而奇怪。对葛宇路搞的那些行为艺术,坦白说,“路人”没有资格评判,因为当代艺术总给人一种“皇帝新装”的感觉,葛宇路的作品也不例外。但更应该尊重专业人士的意见——

  “葛宇路”这件作品在毕业展上是经央美教师集体打分通过的,他对作品意义的阐释也不无道理,即“启发大家去思考更多自身和这个城市的联系”。葛宇路还有其他一些作品,比如和摄像头“对视”,这样的作品普通人很难判断出艺术价值有多高,但至少葛宇路没有利用“一夜成名”的机会消费自己,冲这一点就值得肯定。

  一个开放自信的社会,应该对特立独行的人多一些包容。也因葛宇路此次丢工作反观,这个社会对于“葛宇路们”的关怀,还是欠缺了许多。可能很多用人单位的想法,还停留在曾经对完美身份背景的追求上,但高校包容一位艺术教师的特立独行,难道不是尊重艺术的开始么?世界上多一些葛宇路不是坏事,每天关心房价的人已经足够多,但脑子里总能蹦出新鲜想法的人却还不够多。

 

责编:叶讳丽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