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暴走团,又是一个社交故事

2017-07-14 11:47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7月8日早上5点,山东省临沂市的“老人暴走团”因在机动车道上晨练而被一辆出租车不慎冲撞,造成一死二伤。此事件一出,舆论为之震惊,“老人暴走团”也因此在广场舞之后瞬间成为社会焦点。

  这次事件发生后,很多人的反应是不可思议,为何在机动车道上暴走?其逻辑和过去广场舞扰民类似,老人的行为被认为不合时宜。无论跳广场舞还是暴走,当然要考虑到行为的影响,这其中的道理其实很简单。我比较关心的是老人暴走现象流行背后的逻辑。

  何谓“老人暴走团”?就是一群老年人结队快速步行。近些年,暴走团作为一个群众性活动正悄然兴起,并迅速朝有组织的方向发展。比如这次出事队伍所属的某运动协会,2010年成立时才十几个人,到了2017年,已发展成41个团,每个团少则二十几人,多则上百人,整个协会成员已达一万人。队伍发展如此迅猛,充分说明了一点:暴走团有着深厚的受众基础和需求。

  暴走比较简单,和广场舞一样是健身娱乐活动,它几乎没有门槛。通常不用你跑,只需跟着队伍走,走得稍快一点而已,且随时可以加入,随时可以撤,是一个难得的自由随意、无需任何技术的健身活动。而且,据我的观察,这个活动不仅能锻炼身体,还有延伸的社交功能。我同事的爸妈搬到新小区后,没有一个认识的熟人,又想打麻将,便抱着边运动边认识新朋友的目的参加了小区的暴走团。走着走着,慢慢人混熟了,于是每次便边走边邀人打麻将,这样路也走了,麻将也有得打了。有时人很快凑齐,兴致来了便不走了,转头去打麻将。

  我住的也是新小区,不要说老年人没有运动场地,连年青人都没有。小区只象征性地有个儿童乐园和一个小篮球场。入驻不久,物业经理便牵头组织了小区居民暴走,旨在不花一分钱便带动小区的文化体育活动。但小区的一群人走着走着,熟络起来,竟讨论起小区业主权益问题,成立了一个业委会筹委会。

  我们小区大部分业主之间的交往都是在业主互助Q Q群上进行,群里好像没有老年人,这可能是因为他们不太会用智能手机和电脑,或者不喜欢用,他们和邻里的交往及和社会的接触得在现实中进行。如今有了暴走团这类组织,他们的社交需求就得到了满足。

  大部分小区都有热衷暴走的人群,但我周围还没有出现一个像山东省临沂这次出事故的某运动协会那么大规模的户外活动组织,如果有,我想参加的老人一定不会少。为何?除了天生的社交需求,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可能是,老人们所经历的时代,使得他们有种单位情结,不会习惯没有单位和集体的生活,根深蒂固地需要“组织”和领导,需要有人关心,需要互相取暖,需要和同龄人聊天。

  在城镇化的过程中,城市其实恰恰会逐渐告别熟人社会,现实中经常要与陌生人相处,而在老人的经验中,这其实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暴走团无疑提供了一个低门槛的社交渠道。参加这种“协会”既能健身,又能给他们带来了归属感和荣誉感。在鲜红的队旗引领下,穿着统一的色彩夺目的运动装,和着高昂的歌声,喊着整齐的口号,疾步如风地走在路上,多么神气!他们走在队列里,肯定会想起自己年轻时激情的时光,感觉自己又回到从前了。

  就像广场舞里有商机,据说有的组织得好的老人暴走团还能有经济收益。他们穿着由厂商提供的广告服,暴走在大街上,相当于一个行走的广告队伍,就像理发店组织店员举着牌子跑街一样。随着老年化社会的到来,社会上爱运动的孤独老人会越来越多,而类似暴走这种健身运动可能会成为老人的刚需。当然,今后可能换一种方式,不过其背后的逻辑是一样,即都是老年人社交需求的结果。(来源:南方都市报)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