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让虐童者付出更大代价

2017-05-27 10:27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北京市检察院在全市范围内举行以未成年人检察工作为主题的公众开放日活动,并通报了多个重大案例。其中,在北京市首例以寻衅滋事罪定罪的幼儿教师针扎幼儿案中,被告人周某某在昌平回龙观镇某幼儿园内,用锐器物扎刺7名幼儿,最终以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据介绍,近三年,全市检察机关共办理故意伤害、强奸、猥亵儿童等成年人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1108件1255人。

  幼小的孩子天真可爱,是家里的心肝小宝贝,也是我们的未来与希望。但是个别幼儿教师却把他们当成“磨人的小妖精”,所以要想方设法地把活泼好动的孩子变成老老实实的“木头人”,为此甚至会不择手段地加以虐待。不仅仅发生针扎孩子的事件,还发生过双手揪住幼儿耳朵致其双脚离地、让孩子吃鼻屎、在孩子眼睛上涂风油精、让孩子自抽耳光等诸多可怕的事情。

  我们的传统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作为幼儿教师,更是承担着细心呵护未成年人的责任,本应运用专业知识和技能帮助孩子们健康成长。个别幼儿教师“花式虐童”造成的后果和影响可以说是极其恶劣的。对于受虐的孩子来说,童年受到的伤害会造成心理阴影,有可能对其一生产生影响;对于家长来说,把孩子送到幼儿园本是为了踏踏实实去上班,但发生这样的事不由得让人忐忑不安、提心吊胆……

  依法严惩虐童者,是每一个家长的愿望。但是从司法实践来看,除非受虐的孩子达到了轻伤的标准,否则就不能以“故意伤害罪”立案。例如,2015年底,一个虐童保姆因为故意伤害罪获刑1年,是因为此人针扎孩子时将针整个刺入了孩子体内,导致孩子双侧臀部异物存留,不得不接受手术。经鉴定,受虐孩子属轻伤二级。

  可是更多的时候,某些黑心的保姆、幼师不会在虐待孩子时留下明显伤痕,受虐孩子到不了轻伤的级别。所以检察机关通报,被告人周某在幼儿园内扎刺7名幼儿,最终因“寻衅滋事罪”获刑一年六个月。

  根据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寻衅滋事罪可以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这一罪名的第一款就是:“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柔弱幼小的孩子全无反抗之力,甚至话都说不清楚,只能默默承受可怕的虐待。所以,无端殴打、伤害幼童完全称得上“情节恶劣”。

  但是,像是逼孩子吃纸、吃鼻屎这种令人气愤的可恶行径,又不是“殴打”,该如何处置呢?刑法修正案(九)新增设了“虐待被监护人”的罪名。修订后的刑法规定,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被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检察机关设立专门的未成年人案件检察部,这令人欣慰。对于虐待孩子、侵害未成年人的行为,我们理应穷尽一切法律手段加以严惩——寻衅滋事罪、虐待被监护人罪、故意伤害罪,都“虚席以待”,等着惩处那些恶意伤害孩子的人。同时,对于那些不顾师道尊严、职业操守的虐童教师,不妨顶格处理。

  与此同时,我们的公民诚信体系也应该尽快完善起来,建立一个“黑名单”,让那些曾经虐待过孩子的人再也无法进入和未成年人相关的行业。(来源:法制晚报)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