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之死引发的乡村震荡 3000人送行

2014-03-27 09:42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3月20日,2000多人自发来为张伟送行。

(中国青年报)那支佩戴白花的队伍是从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秋渠乡第一中学的门口开始排起来的。校门口的水泥路50多米长,右拐,就是秋渠乡大街。街上的商户们也加入了吊丧队伍中,人群在大街上排了100多米,拐入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然后,里三层、外三层的乡亲们排了又是快50米,才到秋渠一中校长张伟家4间堂屋所在的那条小胡同。

  在人世间的最后一段路程上,于困苦中离世的乡村中学校长张伟得到了乡人们近乎热烈的关注。

  “我们最初买了1000朵白花,不够,后来又买了2000朵。”张伟的好友、秋渠乡中心校校长朱全好说,“那些花最后剩了也就不到400朵。”

  这将近3000人里,有正在县城读高三的学生任俊飞。还有几天就是高考前的第一次模拟考试,但和他一样从秋渠一中考去县里的20多个同学,都是一听到消息就请假回乡。小巴车载着他们离开繁华的县城,驶上双车道的柏油马路,最后转上比一辆卡车略宽的水泥道,才回到秋渠乡。这里是郸城县最偏远的一处乡镇。

  他的骤然离去震惊了很多人。有秋渠乡的乡亲感叹,张伟走了,这家人塌了半边天,秋渠乡也是塌了半边天,以后孩子们的教育怎么办?

  “但凡前两天能多睡上一两个小时,也许就不至于这么快走了”

  42岁的张伟,已经在秋渠一中当了10年校长。

  3月15日,星期六,张伟监督工人把学生宿舍楼前600多平方米的空地翻修成水泥坪。为了保证质量,他跟着工人直到半夜。

  第二天,他白天指导九年级学生做中考的实验练习,晚上值夜班时,两个学生打架,他一直处理到半夜1点多。周一下午,中心学校校长朱全好布置给张伟说:现在还有春季招生工作相对滞后的问题,孩子们的伙食要改善,学雷锋活动要深入开展……他把这些一条条记在了工作笔记上。

  张伟和妻子韩春英一起吃好饭,对妻子说,你先回家,我待会要开个会。

  会还没开,张伟就倒在了办公桌前。闻讯赶来的妻子走进校长办公室,只见丈夫坐在办公椅上,捂着脑袋:“我头好疼……”

  这是他说出的最后一句话。

  3月17日,昼夜不停歇地工作了3天之后,他突发脑干出血,倒在了办公室里。

  “但凡前两天能多睡上一两个小时,也许就不至于这么快走了。”张伟的老母亲后来抹着眼泪说。

  “我总觉得他还没走,每次望向校长室都觉得奇怪:灯怎么没开呢?”妻子一边说,泪水一边滴滴答答地从鼻尖滑落。

  丈夫去世后,她想起来,之前有那么几次,她看见张伟一个人在屋里抹眼泪。问他怎么了,他却又没事儿人似的笑着岔开话题。

  朱全好猜测,他也许是在为错过了女儿参加自主招生的机会而后悔。原本读高三的大女儿已经有了参加北京一所高校自主招生的机会,但他工作一忙,在网上最后确认名额的那天忘了这件事。

  张伟去世后,郸城县教育局很快下发了“关于向张伟学习的决定”。在秋渠一中上七年级的小儿子和其他同学一样,在老师要求下写了命题作文《我心目中的张伟校长》。他在作文里问:您对教育事业呕心沥血,图啥?你总是笑着说‘让我们这边的人上好学’,您资助的那个女生得知(去世的消息)以后,火速赶到,发现事都过去了,跪到您坟前磕了3个头……正面临高考的您的学生也回来了,拿出自己的50块钱,您,就图这个吗?

  张伟出殡那天,秋渠乡街上的乡亲们都聚在张伟家4间堂屋的周围,朱全好作为朋友致辞,任俊飞听到他提起逝者的妻子儿女,眼泪一下涌出来了。

  他和张晗是同学,从前在秋渠一中的时候,常常看见校长和一双子女没大没小地玩在一起,温馨的样子让人看了就羡慕。

责编:邓小龙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