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贩婴案涉事医院曝光后 300员工每天无事可做

2013-08-14 09:13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原标题:陕西贩婴案涉事医院曝光后300员工每天无事可做

 张淑侠无论涉嫌贩婴还是开黑诊所,都是利用了其职位的便利,适度公开张淑侠作案的内部原因和外部因素,对全国的医院和医护工作者都能起到警示作用

    张淑侠无论涉嫌贩婴还是开黑诊所,都是利用了其职位的便利,适度公开张淑侠作案的内部原因和外部因素,对全国的医院和医护工作者都能起到警示作用

(法制周末)“妇幼院妇科医生偷卖婴儿?简直是天方夜谭!”陕西富平县出租车司机老黄告诉记者,“一开始我们以为是有人造谣,故意毁坏妇幼院的名誉,公立医院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儿?没想到是真的!”

  据富平县外宣办透露的信息,妇幼保健院医生贩婴案发后,成为当前最受媒体关注的热点,陆续有100多家媒体记者进入富平采访,其中包括一些外媒的记者。

  10多天来,采访车、扛着摄像机或背着照相机的记者频频出现在富平县城街头,出租车司机老黄坦言,记者们租车不讲价,钱比平时挣得多,但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富平出了这种丢人的事,自己脸上也无光。”

  张淑侠(又名张素霞)如何与人贩子勾结到一起?如何由一名帮助他人迎接希望的妇产科医生蜕变成贩卖婴儿的嫌犯?其从善到恶又经历怎样的心理路程?人贩子仅仅与张淑侠一人有联系还是渗透到多家医院?2013年8月8日,法治周末记者带着疑问走进富平。

  然而,富平官方却态度暧昧,半遮半掩。

  坑的都是乡亲

  “常言道,兔子不吃窝边草,没想到,张淑侠坑的都是家乡人。”来国峰的奶奶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8月10日上午,记者来到距县城30多公里的薛镇村。最先报警的来国峰夫妇是薛镇村人(这也是妇幼院医生贩婴第一案),双胞胎女婴失而复得的祁坤锋也是薛镇村人,而张淑侠就出生在这个村,并由此一路成长走向富平县妇幼保健院的工作岗位。

  来国峰家铁大门紧锁,邻居告诉记者,来家人带着解救回来的男婴到西安大医院检查身体去了,需要一周时间,已经走了3天。回过头,记者在街头遇见来国峰的奶奶。

  2013年7月16日,来国峰的妻子董珊珊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下一名男婴,之所以选择这家医院生产,是因为产科副主任张淑侠是来国峰父亲的小学同学。但孩子出生不久,张淑侠告诉来家人产妇患有乙肝、梅毒,婴儿也被感染,要不得,来自农村的来国峰和父母顿时慌了神,答应把孩子交给张医生“处理”掉,并付了100元“处理费”。

  事后,来家有位大学生亲戚得知此事,觉得蹊跷,提醒来家“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来国峰于是来到张淑侠说的小树林,但并未挖出孩子的尸体,他又带妻子到富平县医院检查身体,结果显示一切正常,这才知道受骗了。

  董珊珊天天哭着要孩子,来国峰也以跳楼相逼,仍未能迫使张淑侠送还婴儿,张淑侠却拿出两万元欲私了,来家不但拒绝了送上门的钱,毅然发微博求助媒体,并在7月19日向警方报案。

  2013年7月27日,华商报一篇《娃有病,我处理了》的报道详细讲述了来国峰夫妇在妇幼保健院的遭遇,不久,张淑侠被控制,交代婴儿已经被她卖给山西运城的一个女人贩子,获利2.16万元,8月5日,公安机关终于帮来家找回被贩卖到河南的孩子。

  看到新闻报道,越来越多的人感觉自己与来国峰夫妇有着相似的经历,不断有人到公安机关报案,祁坤锋的双胞胎女儿被“处理”是警方成功破获的贩婴第二案,而祁坤锋的母亲杨焕敏与张淑侠是初中同桌,父亲祁永寿是张淑侠的干亲,到妇幼保健院找张淑侠生孩子是他们当初的不二选择。

  根据富平县外宣办交给记者的通稿,截至目前,警方已接到群众报案55起,其中涉及张淑侠26起(初查10起不属于刑事案件),立案查实5起。而被害人中,多为张淑侠的乡亲故友,她巧妙地利用了亲友之间这种信任,又将信任击得粉碎。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